轉貼王志雄前會長小品

公司剛搬到新址時, 辦公室前那塊空地有著幾棵樹, 比例上略顯稀疏, 略見空餘處便植栽填補, 年後有成, 鳥禽蛙類蝸牛…一堆意外的"客戶",搞得門庭若市.

朋友看這片小園地有空間, 送來一隻原飼主想棄養的"怪鳥",初見這怪鳥的第一眼, 真不討喜,外表不揚還聲音難聽,更愛亂啼,偶啃啄木, 無怪乎原飼主難忍釋出, 未將其限制圈養,放任其在園中生活,如果飛離我這,也罷, 反正這怪鳥也是別人不要的,

初始那幾天,怪鳥真是夠聒噪,音量也大, 更愛與樹上原生雀鴉互較高下, 以人類的角度而言,牠的聲音,真是一絕的難聽連我這自認忍受度夠高的人,也感難受而抱怨, 我也曾小心眼想驅離這怪鳥!

月餘日後,倒也適應了,因為怪鳥的叫聲,就那幾個音,也學會如何互動與相處之道, 小園內有類樹木,月餘總長出蟲害,每月均得清除, 尤是近夏暑,更是成災, 這怪鳥可真奇了,眾人清蟲害時,他也會幫忙似的, 老實說,在這方面牠的確發揮牠的本能, 這也發現怪鳥並非一無是處阿!怪鳥終究是怪鳥,不要期盼他扮演喜鵲.

日前與送鳥這朋友,巧遇怪鳥原飼主, 原飼主略帶諷問,怪鳥可好? 朋友搶著代答-怪鳥已訓化很多.
這話可智慧了,一來是我從沒想過訓化這問題,是人還是鳥被訓化? 二是反思,如果怪鳥我未收留,接續的飼主可否能忍受怪鳥種種之惡,如何處置?下場…三若怪鳥在自然中,是否會被其他鳥禽排擠…舜時腦中一堆想法,眼前的朋友跟原飼主誰是菩薩?

上星期,新來的主管趁還未入寒之際,砍了每棵怪蟲害的那類樹, 這星期我們卻遍尋不著怪鳥, 我們的結論是,怪鳥早已跟蟲害樹成了共生…這幾年,來去的鳥獸已不知幾代,但這怪鳥已然留下記憶!

本篇發表於 溫馨小品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